小紅書第N次被點名,從標記我的生活到竊取我的生活?

作者: toysadmin2022-01-03 09:01

摘要:11月3日,一則來自工信部發布的《關于APP超范圍索取權限、過度收集用戶個人信息等問題“回頭看”的通報》引發眾多網友對個人信息隱私安全的擔憂。 通報顯示,近期工信部針對用戶反映強烈的APP超范圍、高.......

11月3日,一則來自工信部發布的《關于APP超范圍索取權限、過度收集用戶個人信息等問題“回頭看”的通報》引發眾多網友對個人信息隱私安全的擔憂。

通報顯示,近期工信部針對用戶反映強烈的APP超范圍、高頻次索取權限,非服務場景所必需收集用戶個人信息,欺騙誤導用戶下載等違規行為進行了檢查,共發現38款APP存在問題,其中就包括最近“熱搜”不斷的小紅書APP。

剛從濾鏡風波中走出來的小紅書又一次陷入了超范圍收集個人信息的輿論旋渦,難道不越權過界,小紅書就不會種草分享?

種草沃土長出五顏六色的壞果

值得注意的是,關于此次工信部曝光的過度收集個人數據信息的問題,小紅書并非“初犯”。

2018年8月27日,小紅書因為“違反侵害消費者人格尊嚴、侵犯消費者人身自由或者侵害消費者個人信息依法得到保護的權利”被上海市嘉定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處罰5萬。

在2019年工信部發布的第一季度電信服務通告中,小紅書因“存在未經用戶同意收集個人信息,誤導用戶同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等問題”被監管部門再次點名。

但實際上細數小紅書的“黑歷史”,無論是最近的超范圍收集個人信息還是剛過去的濾鏡風波,或許都只是小紅書沉疴痼疾的冰山一角。

2019年“3·15”前夕,小紅書被曝出“種草”筆記代寫、數據造假,隨后#小紅書代寫50元一篇#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引發輿論爭議。

僅時隔一個月,北京青年報又曝出小紅書APP上,與“香煙”相關的營銷信息多達9萬余條。盡管國家明令禁止,但這些煙草筆記仍以“測評”“種草”等軟文的方式展開,吸引了大量年輕消費者的關注。報道播出后,小紅書表示:反對任何形式傳播煙草,并緊急下線了所有提及煙草的筆記。

隨后2019年7月29日,南方都市報的一篇名為《小紅書醫美亂象調查:借種草賣人胎素等違禁藥,推廣微整形速成班》的報道,再次使小紅書沖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當時的微商在小紅書平臺發帖公然展示售賣國家違禁藥品,聲稱“綠毒”、“粉毒”“白毒”等品種齊全,“人胎素”也有現貨;以“種草”之名推薦,實質卻是引流線下無資質醫療機構和游醫進行注射;另外在小紅書平臺發布的種草筆記中,甚至還有5日速成學會微整形的培訓班等虛假醫美廣告。

要知道醫美的本質也是醫療,而醫療關系著用戶的生命安全,而小紅書內容社區中存在的這些違規虛假的醫藥廣告其實就如同早期搜索引擎上的莆田系醫院,如果不加以有效監管,或許會出現第二甚至第三個“魏則西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10月27日,小紅書就曾因發布非藥品的商品宣傳疾病治療功能的違法廣告被罰15萬。但據天眼查數據顯示,今年1月4日,小紅書再次因為“在廣告中涉及疾病治療功能,以及使用醫療用語或者易使推銷的商品和藥品、醫療器械相混淆的用語”被罰款2萬。

圖片來源:向善財經此圖片只做內容說明

時隔6年,違規的醫藥廣告卻依然盤踞在小紅書的內容社區之中,根本原因或許還在于違規利益大于違規成本。

2019年7月底到8月初,小紅書陸續在各大安卓手機應用商店及蘋果應用商店下架。小紅書當時發表聲明稱,針對在各大應用市場下架的問題,已對站內內容啟動全面排查、整改,深入自查自糾,同時積極配合有關部門,促進互聯網環境的優化與提升。

雖然小紅書在下架后聲稱,將全面排查、深入自糾,但在同年12月,在央視《朝聞天下》揭秘帶貨圈黑幕中,小紅書被再次點名。

圖片來源:向善財經此圖片只做內容說明

央視記者調查發現,在豆瓣、百度等多個平臺上,搜索“軟文、代寫”等關鍵詞,就會出現大量代寫、代發、刷單等服務的結果。在小紅書被爆出的虛假種草產業鏈里,代寫代發種草文章可根據粉絲數量明碼標價,點贊、轉發、上熱門均可人為操縱,已經出現了專門的黑灰產組織,還形成了一條完整的評論營銷產業鏈,目的只為“勾引”消費者消費。

對此,小紅書回應表示:黑產刷量行為是小紅書一直以來嚴厲打擊的對象。“平臺早已設有獨立的反作弊技術團隊,對虛假筆記及惡意刷量采取實時打擊,一經查實嚴厲處罰。”

2020年11月4日,有網友向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反映,小紅書APP給用戶推送大尺度美女裸露圖片和視頻,內容露骨且包含性暗示。隨后記者發現,不少發布該類內容的博主會在其小紅書賬號上留下微信、QQ或微博等其他平臺的聯系方式。在此后的調查中,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通過添加該類博主留下的聯系方式,發現很多涉嫌有償性服務。

今年9月央視再次曝出“種草經濟暗藏貓膩”,指出小紅書所謂的真人試用推薦“種草”筆記,用戶不需要使用體驗任何的商品,只需復制粘貼商家提供的圖文素材,發布在自己的賬號下,就可以獲得幾元到幾十元的報酬,并且在多個平臺上招募人員代寫代發、點贊評論。

圖片來源:向善財經此圖片只做內容說明

甚至在此次濾鏡踩坑風波之后,荔枝新聞曝出:小紅書依舊存在招募推廣、寫手、代發等雇傭水軍行為。10月19日#小紅書種草筆記代發4元一篇”#的話題再次登上熱搜。

可以說小紅書在成為年輕人眼中強大的“種草神器”的同時,被媒體曝出黑灰產種草筆記的“戰績”也在不斷增添。不過,當種草社區被虛假徹底包圍,那么用戶最先“拔草”的可能也是小紅書。

叫不醒裝睡的小紅書,或將永遠長眠?

從小紅書“假流量、假文案、假產品”的三假問題被多次曝光卻依然存在,其實不難看出,“黑灰產代寫產業鏈”很有可能觸及到了小紅書的利益根基,即所謂“種草筆記”實為商業廣告。

實際上,在小紅書的營收構成中,廣告收入占到了小紅書整體營收的80%,這意味著小紅書其實更像是一家靠種草內容社區引流變現的廣告營銷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小紅書能夠引流獲客的前提是內容社區,而內容社區存在的意義就是在用戶本身并沒有明確的消費意向,或者說沒有發現自身消費需求的時候,借助廣大KOL、KOC以及素人博主們真實的內容種草分享,去主動捕捉用戶的注意力,從而促成其潛在的消費可能,同時也為平臺積蓄源源不斷的新流量。

換而言之,小紅書最大的競爭力其實就是社區中大量真實的消費體驗和消費過程,真實才是小紅書生存的根本,這也是其他平臺所無法比擬的。

但從商業變現的角度來看,小紅書的電商業務在短時間內難有較大增長,而處在舒適區的廣告業務就成了小紅書的利益根基。一方面在B端品牌“種草”的需求和KOL們商業變現的驅動下,以UGC為主的內容創作很容易實現鏈條式的“商業化”。

另一方面,當小紅書在真實用戶分享不足以轉化更多流量的情況下,虛假種草或許已經成了小紅書重要的流量來源,而且廣告業務是平臺目前的主要營收來源,小紅書自然也想要較大程度爭取廣告收入,一邊是合法等死,另一邊是擦邊違法地活著,相信大部分平臺都會選擇后者。

因此在某種程度上虛假軟文種草筆記更像是依附于小紅書自身廣告業務共存的背陰面,這是根植在小紅書商業變現根本邏輯上的BUG。在治理成本大于商業利益的情況下,任何人都不可能叫醒一個“裝睡”的小紅書,或許這才是小紅書內容種草社區存在的灰色產業鏈屢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雖然小紅書也曾多次攔截封禁虛假種草筆記等黑產賬號,但“種草”模式又決定了筆記內容的真實程度和軟文推廣模式更容易不受控,黑產營銷號往往會以更加隱蔽的方式卷土重來。小紅書的創始人瞿芳在2017年底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談到“不好甄別”,稱“廣告跟口碑之間是非常微妙的,你說我如何用機器的手段去甄別”。

但隨著商業化的加速,小紅書如果不加強對虛假種草筆記的治理和打擊,長此以往,小紅書的內容社區將會被批量化、流水化的虛假劣質種草內容所填滿,那么整個平臺流量池也將變得渾濁、虛假,甚至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格雷欣現象。從最近的濾鏡風波其實就隱約可以看到小紅書已存在內容生態劣化的跡象,

一旦小紅書的內容社區被打上“虛假”“失真”“照騙”的烙印,對用戶而言,小紅書也就失去了“種草”的參考價值,這實際上動搖了小紅書生存的根基。

另外,隨著《個人信息保護法》的出臺和實施,意味著數字時代的網絡安全、數據安全、個人信息保護有了全面的基礎制度保障,互聯網平臺使用用戶數據效率下降的同時合規成本提升,或導致小紅書廣告業務毛利率下滑。

如果廣告業務再受到監管層面的影響,而同時自身的社區內容生態又完全劣化,那么“裝睡”的小紅書或將真正長眠。

寫在最后:對小紅書而言,或許刺破虛假制造的溫柔鄉無異于自斷臂膀,但如果不靠真實和信任刮骨療毒,一旦病入膏肓,那么小紅書期待的如現代生活的《清明上河圖》的理想狀態也將無藥可救。

總之,抉擇的時候到了。

上找玩具網,找全球玩具

3W+玩具廠家會員,4K+貿易公司會員,買賣更方便

100萬+樣品數據庫,找樣不再難

30萬+在線批發產品,一手優質貨源隨你挑

10萬+網站日均訪問量,流量曝光不用愁


————END————

圖文來源:向善財經

客服電話:18688005084

客服郵件:zhaotoys@163.com

客服QQ:2596655800


免费A级毛片